逸夫:彭斯演讲包藏祸心挑拨是非

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发表据称延宕了几个月的第二次涉华演讲。演讲大概包含下面这些部分:拼凑事实指责中国;包藏祸心,挑拨中国与其他国家,特别是周边国家的是非;最后突如其来转折一下,又阐述了不想与中国“脱钩”的想法。整个演讲凸显了(彭斯)在资源有限、实力有限、意志有限的情况下,尝试用嘴硬来弥补战略短板的窘境。

美国当下战略窘境在于:一方面,不愿正视中国崛起的事实,也不愿直面自身治理能力的缺陷,由此产生了无法遏制的对华战略焦虑;另一方面,面对中国持续增长的实力、深度嵌套的中美经济-金融关系以及不断膨胀的美国债务负担,美国找不到一种低成本工具,对中国进行实质性牵制乃至遏制。所以,巨大的焦虑情绪,以一种非理性的方式转到一个符合美国国内政治基本特征的方向:话语攻击。

具体来说,就如彭斯在这次演讲以及其他多个场合那样:挑拨离间,用扭曲加工的信息残片和为欧美某些媒体恶意传播量身定做的话术,意图恶化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恶化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关系,恶化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以此达到既不费钱也不费力但却能够迟滞中国崛起、缓释美国战略精英焦虑的意图。

这种窘境,是美国霸权趋近结构性衰退的必然表现。仔细阅读措辞,彭斯使用的描述“中国威胁”的证据和框架,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通过渲染中国军事力量的扩张、中国行动可能具有潜在风险、中国所谓的野心等等,塑造某种威胁,一如堂吉诃德,首先坚持把风车看成巨人,然后与之战斗。当然,彭斯比堂吉诃德的险恶之处在于,他不是自己冲上去,而是忽悠其他国家冲上去。

换言之,尽管副总统彭斯每次演讲都经过了不短的准备时间,都努力塑造一种坚持意识形态、对中国指手画脚并努力试图引导其他国家遵循美国意见来制衡乃至对付中国的架子,但基本都是在做无用功。

彭斯虽然只是个存在感有限的副总统,但毕竟也是美式民主斗兽场里筛选出来的成绩优秀者,造个谣、撒个谎、搬弄下是非,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但从效果看,彭斯的演讲完全没有起到预期效果,中国周边国家以及试图和中国发展合作的国家,普遍认可中国在全球发展理念领域所做的贡献。形势比人强,胳膊掰不过大腿,不管彭斯之流做出何种挑拨离间的表演,最终除了自取其辱之外,达不到任何效果。(作者是国际问题观察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