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旸:北约还能再活70年吗?

12月3日-4日,北约领导人峰会将在伦敦举行,纪念北约成立70年。70周年峰会本应是纪念过去、展望未来的大好机会,却杂音频传,从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说”到美国大幅减少对北约直接预算投入,颓势毕现。今年4月初,在北约外长会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豪言“要确保北约再续70年”,但现在看来,内外交困的北约“七十而惑”,难以找到再活70年的动力源。

冷战结束后,战略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欧美失去了共同的战略目标。美国的战略重心逐渐东移,注意力和资源都向亚洲“再平衡”,甚至欧洲人深爱的奥巴马亦自诩“太平洋总统”。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大旗,对欧军事投入首先服务美国内政策,“欧洲威慑倡议”(即奥巴马时期的“欧洲再保证倡议”)2020财年预算陡然削减10%,用来弥补美墨边界修墙的资金缺口。欧洲近年来周边动荡,战略目光更加内敛,2019年欧盟发布的《2019-2024年战略议程》明确将“确保欧洲的安全与自由”列为首要任务。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说”就是指美国不与盟友协商,不顾盟友利益,自行其是,北约空有一身武艺,却失去了清晰的行动方向。北约在欧美东拉西扯下,难以锚定目标,反恐、打海盗、加强对俄东线部署,处处使劲,却处处不得劲。

长期以来,北约形成了美主欧从的结构。北约不仅是欧美互助的安全联盟,也是美国牵制欧洲的重要工具。欧洲的军事短板不单是自身放任自流的结果,也受到美国刻意打压的影响。近年来,欧洲意欲在防务上另起炉灶,在防务工业一体化上有所作为,立即引起美国的警觉,对欧盟防务基金和“永久结构性合作”条款严加审视,施加影响。事实上,北约内部欧洲力量的上升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欧洲欲奋发图强,实现战略自主,势必在防务能力上有所建树,自然不可能一直对美国言听计从。北约以前基本上是美国的一言堂,今后恐怕将会出现更多不同的声音,北约作为多边主义的联盟架构与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单边主义工具之间的微妙平衡将被打破,北约如果要留住美国,拴住欧洲,就需要新的框架来容纳适应这一未来变化。

北约还想再活70年,就要找到超越传统地缘政治的发展目标。冷战结束后,北约曾经寻求积极转型,试图在扩充成员的同时,扩展功能,发展集体防御之外的能力,扩大防区,跳出欧洲,走向全球,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乌克兰危机后,北约迅速回退,重新摆出一副“冷战”面孔,却没能拾回昔日的“荣光”,这表明国际环境已发生深刻变化,穷兵黩武、陈兵对峙不再是符合时代潮流的选择。北约作为“冷战遗老”,如果不能超越意识形态的藩篱,就会彻底乱了方寸,充当干预、压制新兴国家崛起的打手,而这并不是近30个北约成员国的共同心声,只会进一步扩大内部分歧,加速走向分裂。

北约想克服上述矛盾并不容易,但因此断言北约即将迎来葬礼也为时尚早。事实上,北约是迄今最成功的军事联盟之一,其在军事技术领域的探索走在国际前列,多边军事机制的磨合亦有独到之处,美国不会放弃北约,美国参众两院还通过了“北约支持法”,从财政规则上掐断美国退出北约的可能,欧洲短期内离不开北约。不过,倘若北约仍在当前浑浑噩噩的氛围中前进,随着国际力量进一步斗转星移,用不了70年,很可能将被边缘化。▲(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