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玉贵:“黑五”网购74亿,美国经济就大喜?

美国消费者今年“黑色星期五”掀起网购热潮,虽然线下实体店销售业绩不及预期,但仅次于去年的74 亿美元网购消费,仍让一些市场分析师在短期内再度看好美国经济的增长前景。他们认为,美国家庭在节日期间释放出的强劲购买力,不仅预示着依然处于顺周期的美国经济在福利效应释放方面的巨大能量,也将对美国经济中长期增长提供不可忽视的动力。

经济数据和美股的亮眼表现,似乎也在加持市场对美国经济的乐观情绪。美国商务部前几天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得益于2.9%的个人消费支出增幅,今年第三季度美国实际GDP按年率计算增长2.1%,较初次估测值上调0.2个百分点。而美国就业状况堪称历史最好,几乎所有岗位都在招人,表明经济中的需求旺盛。至于被视为经济晴雨表的美股,近来也是屡创新高。因大多数投资者依然看好已连续扩张124个月的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且企业盈利能力可能还要扩张,概而言之,美国经济好着呢。

在美国,历来有所谓经济发展指数与总统命运的3个“3”之说,即当某位总统治理下的美国经济增速大于或等于3%,失业率小于或等于3%以及通货膨胀维持在3%左右时,则该总统当可高枕无忧。否则,即便他在外交或军事上取得空前成功,也很可能被选民抛弃。而股市能否持续走高,更被总统视作执政成绩好坏的重要标尺。而自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的11年里,美国被视为发达经济体中唯一真正取得经济复苏且保持中速增长态势的国家。另一方面,得益于页岩油大规模开发,美国完成从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向石油净出口国的切换。这不仅大大增加了美国经济复苏的动力,还拉低了美国通胀水平。所有这些,都是日本、德国、法国、英国等其他主要发达国家难以比拟的优势。

只是世人对真实世界经济发展的信心,从来都是乐观与悲观交织在一起的产物。今年8月份的问卷调查显示,受制于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不少经济学家都对美国经济在未来12个月的增长前景表示担忧。到了10月份,持这一观点的经济学家高达81%。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甚至警告:“美国经济正处于10年来风险最大的时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也下调了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至于被差不多神话了的美国股市,在一些分析师看来,与1998年金融危机时存在着某种程度的相似性:同样是投资者对科技股十分推崇、股市被推至历史高点,进而对经济发展注入强心剂。

经历过上一轮金融危机的人不会忘记:金融危机的重要特点往往在于爆发时间的不确定性、传导机制的高度敏感性以及对经济系统的破坏性。

尽管早就有人指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内部监察报告在2006年就准确识别出导致金融危机爆发的诸多风险因素,但过于自信的SEC并未运用监管权力引导金融机构降低风险。甚至当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贝尔斯登倒闭后问计于经济学家、投资银行家和市场分析师,让他们发表对于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稳健性的判断时,过于自信的那些精英人士中绝大多数居然还在向总统保证:美国经济与金融体系坚固且有足够弹性,总统先生不必过于担心。事实证明,即便拥有最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美国,也无法做到精确预测金融危机,也没有人可以为美国经济开具信任支票。

所有懂得经济衰退乃至金融危机发生机理的人都知道,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本质上都与劳动生产率明显下降、资本回报率显著下降有密切关联。

如今,握有23万亿美元债务规模和每年高达1万亿美元预算赤字的美国联邦政府,尽管看起来依然财大气粗,但本质上是寅吃卯粮。偏偏近年来盛行的“现代货币理论”(MMT)还在为美国经济发展模式进行强力辩护。所谓只要一国政府的债务全部是以本国货币发行,政府又控制着货币系统,那么只要通胀保持温和,该国政府就可以通过持续印钞来还债而不会导致任何不良后果,本质上是服务于既得利益国家的另类主流经济学。

告别债务推动型增长模式,彻底走出信贷扩张支撑经济信心的怪圈,并通过广泛激活微观主体的创新禀赋,促进技术进步,真正实现内生性经济增长,是包括美国在内所有经济体应当遵守的铁律。(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