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透着愚昧与卑鄙的抹黑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道称,据该报获取的泄露文件显示,中国的科技公司正帮助联合国制定有关面部识别、视频监控以及城市和车辆监控的国际标准。而涉及此事的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在回复媒体询问时未对此加以否认。据此,《金融时报》开始添油加醋、恶意揣度。

该文作者宣称,制定国际标准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帮助制定国际标准的那些公司可以使被制定的法规更适合其自身专有的技术和规范,从而使那些公司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优势。而根据《金融时报》文章的解读,非洲、中东和亚洲一些发展中国家普遍采用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制定的标准作为其政策,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已经同意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向这些发展中国家提供基础设施和监控技术。

显然,《金融时报》认为自己抓到了一条“大鱼”,能够进一步推动全球加深对“中国技术威胁论”的认识。不过仔细读完全文获得的第一感受是,该作者可能非常擅长于获取“内部文件”,非常擅长于对“中国威胁论”的一般解读,但是对通信信息技术以及全球互联网社群,缺乏最基本的了解。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文章里有这么一段描述:“欧洲和北美有他们自己本地区的标准设置机构,例如IETF(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EE(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以及3GPP,这些机构被(欧美)国内业者主导;国际电信联盟与之相反,主要是由欧洲和北美之外的公司所构成。”

如果对互联网发展历史、互联网社群、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等概念有最基本和最基础的了解,就会知道一个提法,所谓“IStarter”,即字母I开头的组织。其中最著名的包括ISOC、IETF、ICANN、ITU等等。这些机构的成员范围包括全球各地,是在全球范围推动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通信信息技术标准是一项常态化内容。从实践看,一般来说ITU的主要优势,是侧重在联合国框架下,发挥政府间国际组织的作用,在多边平台上推进相关工作。

从重要性来说,稍微懂得一点什么叫互联网治理的人,都不可能说出“IETF是个区域性架构”的话来。至于更加重要的IEEE,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其会员人数超过40万人,遍布160多个国家。能够有勇气将IEEE这个机构也定义为欧洲和北美的区域性技术标准实体,《金融时报》这篇文章的作者以及相关的编辑们,其知识不足的程度令人咋舌。

坦率地说,这篇文章的作者完全不具备正确解读所谓ITU泄露文件的知识,其态度以及解读的角度也就可想而知:面部识别技术完全被政治化和妖魔化了,通篇充斥着典型西方中心主义的傲慢和偏见,解读方式极为简单粗暴;其批评的重点,不出意外地集中在了人权、缺乏透明等陈词滥调上。

人权保护当然是重要的,但问题在于刻意用所谓人权问题作为一种武器,去阻断新技术的广泛使用,本身就是一种病态和幼稚的行为。而将这种幼稚的心态和“中国威胁论”结合,用来“莫须有”地描述某种似是而非的威胁场景,那就更是一种透露着愚昧的卑鄙与恶劣。

在信息技术革命的背景下,抱着这种无知、傲慢与偏见不放,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信息技术的进步所淘汰,从原先的领先者变成落后者。而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见证着中国,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和跃迁。这是历史前进的大势,不可阻挡。(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