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不妨重提“千方百计扩大出口”

重提“千方百计扩大出口”?——是的,根据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国际国内经济走势,我们有必要重提这个上世纪80年代的流行口号,对高新技术产业来说尤其应当如此。因为在世界经济已经步入可能延续较长时间低增长期的背景下,在国际贸易形势复杂多变的环境中,稳定、扩大出口是对外经贸政策调整的首要目标,是决定我们迎击外部冲击成败的关键。

11月30日,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联合宣布了11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重回50(荣枯分界线)上方的重大利好,但这并不表明经济压力已经全面缓解,我们要做好应对持久战的思想准备。由于当前宏观经济稳增长的重心在财政政策,稳定和扩大出口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因为积极财政政策会推动财政赤字和债务出现较大增长,而对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巨额财政赤字+巨额经常项目收支逆差”有可能会引发国际货币/金融危机。因此,我们比以往更加需要扩大出口,避免出现贸易收支和经常项目收支逆差。

由于高新技术产业是中国产业升级和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也是中美贸易战的焦点,千方百计扩大高新技术产品出口相应成为扩大出口的焦点。在最近几年投资疲软的背景下,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固定资产投资继续保持了较高增幅,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2016—2018连续3年固定资产投资增幅都在两位数以上。今年前4个月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幅为6.1%,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为6.7%;前9个月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幅下降到5.4%,而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则升到11.6%。如果该产业因销售受阻、关键元件和技术被“断供”等原因而陷入困境,最近几年对该产业的巨额投资将从优质资产沦为不良资产,进而冲击中国金融系统。鉴于2019年1—8月仅计算机、通信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负债就达60633.7亿元,同比增长10.1%,比同期整个工业负债总额同比增幅(5.0%)高一倍有余,对华高技术产业绞杀战潜藏的金融风险不可低估。

在最近几年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西方国家及韩国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力度都较大的情况下,所有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高新技术产业在相当程度上处于“淘汰赛”阶段,导致高新技术产品产能利用率常常不太高。根据国家统计局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重要产品生产能力和实际产量数据计算,2016、2017两年,微型计算机设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1.9%和67.1%,手机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8.9%和74.8%;相比之下,空调和汽车2017年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7.4%和78.0%。不仅如此,国内外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在2018年前后曾普遍预计今年全球半导体等产业市场可能出现较大幅度下行,此时全力打击中国高新技术产业,有较大希望放大杀伤力。

18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国际市场茶叶需求扩大的刺激下,中国、英属印度殖民地和日本都对茶产业做了巨额投资。由于在与印度阿萨姆红茶、日本绿茶的市场竞争中失利,中国茶产业彻底丧失国际市场主导权,至今仍未完全夺回。同期中国生丝产业也发生了类似转变。这样的历史悲剧决不能在高新技术产业重演。

由于手机等多项大类高新技术产品国内市场接近饱和,保持、扩大销售的重点应该是开拓国际市场。鉴于目前国内流行的提法是扩大内需,在高新技术产品开拓国际市场问题上,我们尤其需要保持冷静。对高新技术产品重提“千方百计扩大出口”的口号是完全适用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能经历多次重大外部冲击而屡屡化危为机,关键在于推进改革,及时调整,增强自身竞争力,外部冲击甚至成为内部凝聚改革共识的契机。面对当前复杂局面,只要我们能够如同此前历次遭遇冲击时那样及时调整政策,推进改革,我们仍然能够化外部冲击为契机,推动中国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的地位再上台阶。(作者是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