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准确认识美国,中国才能避免进退失据

21世纪20年代已经到来,中国发展面对的最大外部变量仍将是美国。而准确认识美国是中国应对来自这个超级大国挑战的基础。

首先美国是个强大的国家,它的综合实力以及经济、科技、军事、外交等关键实力都在中国之上,这是我们必须坦然承认的。我们与美国打交道需要从这一基本现实出发,我们的所有对策都不能建立在自己的力量将很快超越美国这个假设之上。

2017年底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首次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随后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美作为世界第一大力量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和科技战等,开辟烽火连天的对华“人权战场”,无疑增大了中国发展的外部阻力。中国的综合实力弱于美国,决定了我们在对美关系中的整体防御态势。

另外我们需要面对的是,这种对中国不利的战略态势还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中国最有可能早于其他领域达到或超过美国的是经济总规模,中国的市场消费总量有可能最快今年超过美国,GDP如果顺利的话或在未来十几年达到美国的水平。但与此同时,中国经济的质量,我们在全球产业链中所处的位置仍需要更长的时间不断改善。

中国科技实力与美国的差距要比GDP的差距大得多,军力的差距大体是科技实力差距的折射。中国在5G网络、量子科学等一些具体科研领域实现了突破,走到了前沿,但我们科技实力的整体提升是需要用几十年不断完成的艰巨使命。在军事领域,我们有了两艘中型航母,但美国现役的大型航母编队多达11个,这种差距不是短时间就能缩小的,两国的核力量规模同样不成比例。美国的军事基地遍布全球、海外驻军20多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只在吉布提有了第一个海外保障基地。

然而中美实力的上述差距不意味着中国的国家利益是可以被美国一推就倒的。从贸易战到南海,再到新疆香港,美国去年不断直接施加压力,或者鼓动各种力量制造事端,但中国的整体战略防线表现得非常稳定。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力量,它不是好欺负的,这也是当代铁的事实。

这是因为美国力量虽大,但这些力量远远不够支持它以帝国的方式统治整个世界。莫说针对中国,它在世界任何地方不讲理,搞强权,都会遭到抵制,它都要面临斗争,而任何斗争都意味着不同程度的成本和代价。美国无法做到以它希望的方式搞定朝鲜和伊朗问题,在盟国中也经常碰各种各样的钉子,就是这个道理。美国要计算斗争的成本和收益,当成本大于收益时,它就可能选择妥协。

中国没有力量、也没有意愿挑战美国的全球利益,我们做不到在对美关系中走攻势路线,但在捍卫自己的核心利益方面,中国的实力正在变得越来越宽裕。我们可以动员起来守护核心利益的资源,以及我们为了核心利益敢于付出牺牲的决心,还有我们可以在斗争中让美方付出代价的能力,都是让美方不得不考量顾忌的。

中国的绝大部分核心利益都与美方的核心利益不重叠,这为中美避开尖锐冲突、管控大部分摩擦提供了可能性。当一项争端离中美的核心利益都很近时,比如经贸冲突,就需要双方开展认真的谈判。中美解决各种问题的实际情形会与该问题与两国各自核心利益的远近、双方的实力、两国各自愿意为守护该项利益而付出多大代价都有关系。

综上所述,中国希望与美国和平相处,而且事实上我们有与其和平相处的资本,它包括我们的能力和智慧。我们无需对美国的对华政策过多进行价值评价的审视,美国有美国的利益,中国最重要的是促进美国与我共同寻找共存共赢的方式。在这方面我们将拥有越来越多的主动性和塑造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