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澳大利亚大火连烧4个月,太可惜

澳大利亚的全国性火灾在发生4个月后至今没有减弱的迹象,过火面积已经超过丹麦的面积,并致至少24人死亡。首都堪培拉等城市的空气质量已经进入全球最差的行列,很多人无家可归。火灾造成的损失和对人民生活的困扰非常令人同情。

火灾首先是澳大利亚常见的自然现象,今年干燥少雨的气候尤其助长了各地森林的火势。对于政府面对大火几乎无所作为,澳大利亚舆论出现了不少批评,很多人情绪激动。这场大火从世界范围看也是很突出的,因此值得外界参与对它的审视。

在我们看来,这场大火过于猛烈,超过了澳大利亚社会的应对能力。以往澳大利亚年年出森林火灾,但各地政府用常规应对就能控制它们,这个国家就不存在应对超级大火的机制。澳地广人稀,虽然国土大部分是沙漠,但人均森林面积还是很大,出局部火灾也不很心疼,因而全国放松了警惕。

另外澳大利亚不仅灾害预防体系较弱,它的抗灾爆发力同样不强。火灾期间澳总理莫里森带着全家去夏威夷休假广受诟病,其实这个细节就是该国灾害应急体系松弛的一个写照。面对大火,前往扑救的大部分都是志愿者,专业救火力量严重不足,关键时刻政府又没有紧急扩大专业救火队伍的动员能力,这些都是不幸的现实。

这次全国性火灾有可能对澳大利亚的国家注意力产生一定的修正力量。澳自由党政府一直对减排问题持非常消极的态度,近年尤其追随特朗普政府的环保政策,拒绝为全球减排事业做出贡献。而气候变化显然是这次大火的罪魁祸首。事实证明大洋洲是气变的敏感区域,澳大利亚并没有美国那样对减排爱搭不理的资本。

澳国对防灾的投入太少了,世界各国对森林防火都在不断加大技术和人员投入,防患于未然作为一个体系就是昂贵的。出了灾害能够迅速实现紧急动员,调集足够多的专业力量加以应对,这样的应急体系同样是昂贵的。澳大利亚显然在这两个层面上都出现了严重疏失。

澳大利亚作为发达国家,不是没有钱,而是分配给防灾减灾的钱太少了。这些年国家安全吸引了澳国政府和精英群体过多的注意力,其实他们的有些担忧,比如对“中国威胁”的防范受了美国改变对华战略的影响,消耗了过多精力和资源。

必须指出,自然灾害是当今世界大部分国家排在最靠前的威胁。中国作为自然灾害和地缘政治风险都很突出的国家,一直不敢把国家的主要精力放在后一方向,而对前一个方向的问题听之任之。中国经济发展水平仍不够高,同时灾害频仍,防灾减灾常年是中国政府的日常最大关注之一,中国相关的体系性建设也一直常抓不懈。

澳大利亚的全国性大火提供了一个世界性的教训,也给国际社会提了一个醒:鉴于彼此联系和调动力量越来越方便,全球应当探索大规模提高协作应对超级自然灾害的水平。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独立应对全国性火灾是困难的,之前巴西亚马孙雨林火灾也有同样的问题,世界应如何携起手来应对这样的灾害危机,值得认真探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