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宝莱:今年中东地区局势难以平静

2020年中东地区局势又处在一个新的历史节点上,乱、变、治进一步交织、深化,乱中有变,变中有治,紧中有缓,总体可控,发生地区大乱的可能性不大。然而,1月3日美国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机场“清除”伊朗名将苏莱曼尼使本已紧张的地区局势骤然升级,不测因素增加,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首先地区国家求稳、谋治。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地区国家正在选择、确定自身的坐标,其中大多数国家政府接受“阿拉伯之春”教训,重视稳定政局、振兴经济和改善民生,尤其是解决就业和控制物价等社会热点问题。比如埃及政府出台一系列新政推动转型顺利发展;沙特实施新的发展战略,促进经济多元化;阿联酋积极发展绿色经济,加强新能源建设。值得一提的是,地区国家普遍看好中国,对“一带一路”持积极态度,愿借鉴中国治国理政经验,并同其共建“一带一路”,以便搭上中国经济发展快车,促进国内经济建设。

其次美国因素牵动地区走向。地区发生的任何重大事件均有美国的影子,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因为美国绝不会放弃中东。美国借“报复”之名,除掉苏莱曼尼意在达到一石多鸟之目的,其一、显示美国中东霸主地位。美无视地区国家的领土主权和民族尊严,可以到处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目无国际法,形成威慑,使人望而生畏,敢怒而不敢言。这是典型的强权政治,霸凌行为。其二、着眼国内政治。苏莱曼尼已成为美国内”热点人物“,特朗普下令除之必赢得反伊、亲犹势力和共和党强硬派的支持,以稳住票仓,多捞选票。同时转移国内对众议院弹劾特朗普的视线和尴尬处境。其三、削弱伊朗地区影响力。伊虽遭美一再打压,但影响尚在,实力尚存,美欲击之。同时,美认为近来伊拉克发生的一切反美事件均由苏莱曼尼策划、操纵和指挥,故而借此敲打伊朗,使之不再继续生事,以免“重蹈覆辙”。其四、警示伊拉克,不要同伊朗走得太近。美国仍能掌控伊(拉)政局。其五、为地区盟友撑腰打气。美支持沙特、以色列等国抗伊,以便继续绑在美战车上。

为防伊朗报复,美要求在伊拉克的美国公民尽快撤离;美驻海湾部队处于高度戒备状态;美将向中东增派3500兵力;以色列也做了防备。

伊方对此反应强烈。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表示要对美予以“严厉的报复”。1月8日凌晨,伊朗革命卫队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数十枚导弹。伊方称,“至少80名美军死亡,另有大约200人受伤。”事后,伊外长扎里夫即刻表示,伊朗不寻求局势升级或战争,但伊朗将捍卫自身免受任何侵略。与此同时,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说,无美方人员在伊朗对伊拉克军事基地的袭击中伤亡。他还说“美国已经准备好拥抱所有人都想要的和平。”由此表明双方从“战争悬崖”上后撤了。另外,伊方还可能通过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武装等地方势力对美军基地、人员、外交官及其盟友给予适度报复,但不会与美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美也不愿对伊开战。只要美国不再折腾,伊方会谨慎从事。双方仍将维持不战不和的紧张局面。由于以色列紧跟美国和自身安全考虑,已继续空袭伊朗在叙和伊(拉)的军事设施,并打击黎巴嫩真主党势力。

另外,地区热点时紧时松。巴勒斯坦问题,困难重重。以色列态度强硬,不会同巴恢复和谈,更不会同意巴建国。美国或将全部推出巴以问题“世纪交易”协议。届时,将影响地区局势;叙利亚危机尚难化解。叙政府现已控制政局,但要实现重建和政治解决依然步履维艰,年内恐看不到曙光;也门战祸连连。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将谈谈、打打、停停,继续发酵;利比亚战乱。最近两大势力已达成停火协议。但随着土耳其军事介入,利局势将变得更为复杂,双方还会重启干戈,不排除上演更大代理人战争的可能;卡塔尔断交危机,近有转机,有望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但难以“破镜重圆”。关于阿尔及利亚、苏丹、黎巴嫩和伊拉克四国政局,前三国或将向趋稳发展。至于伊拉克,因涉及域内外大国插手和国内经济及多种矛盾叠加,政局将持续动荡。

第四、美俄博弈加剧。俄罗斯将继续挺进中东,挖美墙角,增进同叙利亚、伊朗、埃及、沙特和土耳其等国合作。在叙问题上,俄当仁不让,撇开美国,联合伊(朗)、土(耳)主导叙和平进程;在伊核问题上,俄决不会对美退让。就在中东的影响力而言,俄难以取代美。美会采取主动,将利用代理人有的放矢地削弱俄在地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继续保持在叙的军事存在,以牵制俄。但双方心知肚明,互留余地,避免正面冲突。美俄既争夺又合作。争夺是长期的,合作是暂时的。

第五、“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尚存,不可小视。该极端组织还会继续生事,制造恐袭。其最高头目巴格达迪身亡后,已由库雷什接班,以图重整旗鼓,伺机而动。但要东山再起,也决非易事。事态正在发展,当密切关注。(作者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