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光宗:单人家庭激增影响深远

有迹象表明,单人家庭在我国有增加的趋势。所谓单人家庭(实际是一人户)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成人单身户现象。单人现象有主动单身和被动单身以及混合单身三种情况。据统计,2014年,我国有超过7200万的单人家庭户。2015至2018年,我国单人家庭户占比从13.15%逐步增至16.69%。国家统计局2019年1月21日发布人口数据称,我国大陆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3164万,这意味着有3000多万人可能将要成为单人家庭,中国的单人家庭可能将突破一亿户,这是单身社会到来的人口学依据。

单身浪潮是迅疾的社会经济变革和人口转变现代化(包括第二次人口转变和少子老龄化)共同促成的历史产物。随着独身主义文化价值观的流行和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的延长,单人家庭比例上升已成难以阻挡的社会潮流。从人口社会学视角来看,单人独居家庭数量和比例的上升是因为未婚人口、离婚人口和丧偶人口的增多。而在中国,未来单人家庭的增加可以看作是人口生态失衡的社会代价之一,相对于“主动单身”,“被动单身”现象更值得关注,如大龄单身现象、离婚无偶现象和老年独居现象。

大面积的单身现象最早发端于欧洲社会,后来向北美和东亚地区蔓延。2012年,美国纽约大学社会学家艾里克·克里南伯格出版了专著《单身社会》。书中指出,单人独居户占到了美国家庭户总数的28%,这一比重甚至超越了核心家庭,使之成为美国最普遍的家庭形态。这项重大人口与社会变革的出现意味着人类需要学习全新的单身生活方式。据悉,目前日本的单人独居户已超过1/3,预计到2040年将达到40%。2014年,韩国单人家庭户和丁克夫妇家庭户分别占总数的23.9%和15.4%。韩国统计局预计到2047年,独居家庭占韩国家庭总数的比例将达37.3%。到那时,单人独居户或将成为韩国社会的主流。

在日韩,单身人口现象催生了“单人消费经济”现象,一个人享受优质、自由甚至有点任性的生活方式。例如在日本,单人KTV和一人酒吧就颇受欢迎。国外经济学家将之概括为“单一经济”,人口和家庭变化释放出了新的经济含义。

单身人口的增加一定会带来生活方式的变革,引发产业体系和社会服务体系的部分重构。但在中国,我们更应该预见到青年单身人口和老年独居人口的叠加所带来的社会挑战:一是失婚未婚大龄年轻人口的增加意味着低生育现象将持续成为人口常态。严重的失婚状态可能导致最后的生育机会的丧失,脆弱的婚姻家庭制度将动摇人们对生育的信心指数,生儿育女的家庭和社会责任也将随之弱化和淡化,进而出现内在人口亏损。二是老无所依问题将进一步凸显,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堪忧,养老将升格为严峻的人道主义问题。三是年轻一代将生活在缺乏亲情、温暖和爱意充盈的家庭氛围和人际环境中,“爱的饥饿”将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他们的身心健康,特别是心理健康和精神健康。(作者是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