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那里是北京。2020年,这里是武汉

最近集中地看各种各样的新闻,老实说,若没有一点点理智,可能作为“局外人”的我,会得上因为信息密集轰炸后的PTSD。家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开始关注我每天的日常。做新闻的人,对这些信息似乎本就有一些辨别的能力。而我的家人们,也许只能将自己代入其中,才能感同身受吧。

2003年的北京,我记忆很深。并不是因为参加中考的我只考了语文、数学和英语。而是在于那两个月的隔离,每天看央视新闻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和治愈病例的数字。比起一元二次方程,这些数字对我的影响更大。在那个春夏之交,我第一次被众志成城这个词的力量震撼。那段时间,身为北京人的我,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爱。

当然也有一些插曲,因为来自当时的城八区(东城还没有和崇文合并,西城也没有合并宣武),一小部分郊区的同学,管我们叫“灾区来的”、“你们北京人,我们XX人”,像避瘟神一样躲着我们。之所以讲到这个,是因为我相信:现在的武汉同胞也不希望其他地方的人对他们有同样的嫌弃和指责。面对疫情,已经不易。妄言和指责,只会让需要帮助的人心凉。在这里,我也只能默默地为武汉的同胞们祈祷,加油!

再有,就是最近让人感到极度不适和厌恶的事情。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尽管前方的医护人员在不懈努力,尽管加班加点建设火神山医院的施工团队废寝忘食,仍有小部分人用谣言表示了他们对武汉的“热情”。我不确定他们是否在武汉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但有件事很明确,他们正在用同胞的血,蘸着自己所散播谣言赖以生存的馍。对于那些不幸患病的同胞,谋杀凶手也有你们一份。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份考卷。既考验地方父母官的应对能力,也考验着新媒体时代下我们每一个人的道德底线和良知。我必须向此时还奋战在一线的同行们表达感谢,因为你们不断为我们传回实时信息,我们才能了解到这场“战斗”战况如何。当然,那些信口开河造谣的人,可以摸摸自己的良心,是不是缺了一块?如果你们还能解释为用谣言可以倒逼真相,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一个你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就算真相被倒逼出来,你们也是期待着人们相信你们精心编出的谣言,告诉大家,那些仍然不是真相。

2003年,我们一起度过非典,是因为每一个人都满怀同情和爱。17年后的今天,我们若能够战胜新型冠状病毒,靠的一定还是团结和爱,而不是无尽的谩骂和空中楼阁般的小道消息。

真的,谣言,可以休矣!(文/查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