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对敢上记者会的湖北官员,批评但不谩骂

湖北省初二晚上的那场记者会不太成功,出席的负责同志两次更改了湖北省口罩生产能力数字。另外,有的出席者没戴口罩有的戴反了口罩,还有记者会结束时几位出席者鼓掌,这些都成了舆论的“槽点”。总的来说,出现一些批评性反馈是正常的。记者会创造的就是官民互动过程,互动就不可能都是好听的,批评是一种鞭策。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一些人远远超出了通常意义的批评,大肆谩骂。有人说骂怎么了?是啊,骂也是一种舆论。但现在是什么时候?是极特殊时期,武汉和湖北是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最前线啊。

不错,一开始,武汉发布信息和布置防控都有些慢了,导致了今天的严重局面。但是抗击新型肺炎的全面战争已经打响,头号的硬仗还是要在武汉和湖北打。舆论今天骂的那些人无论我们怎么看他们,那些人都是这场战争中最前方的将士。把他们往死里骂,这是舆论应当有的理性吗?

据了解,湖北省前天的记者会开得很匆忙,几位负责同志是“仓促上阵”的。而开记者会面对舆论,对他们来说比去一线督战指挥不啻为更大的挑战。因为客观说,各地官员普遍缺少就敏感事态举行记者会的经验,面对诸多摄像头和无数公众的眼睛说话,尤其是临场发挥,他们的经验可比电视台主持人少多了,那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陌生的场合。

互联网组成了一个全国性的“超级大舞台”,湖北省前天的那场记者会把全国的批评者全都聚过来了,大家不仅可以仔细搜寻槽点,而且可以定格看、回放着看。这尤其增加了记者会发布者的难度。前面已经说了,他们的表现确有槽点,批评也是应该的,但不过度消费槽点,不对一个数字上纲上线,不对发布者采取“一棍子打死”式的否定,这是舆论应当有的分寸,也是疫情当前我们整个社会应当有的一份包容。

有人说,搞记者会就应当提前做好充分准备。这话有一定道理。但在特殊时期,一些负责同志没有时间做很充分的准备,像背台词一样反复推敲要说的每一句话,即使通报情况是念稿子,那些文字也是临时写就的。

我们认为记者会的宗旨还是要公开信息、坦诚交流,让重大信息为公众所知,而不是设计一场完美的表演。那么就要允许口误和出差错。出了差错下一次通报改过来就是了。

如果舆论逮住记者会上的一个差错就穷追没打,就可能把接下来要搞记者会的同志给吓回去,或者搞得以后的发布者哆哆嗦嗦的,其实际效果将会是强化沟通障碍,与大家期待的信息公开和透明背道而驰。

总之,世上没有完人,更无超人。批评的同时,要给改进留下空间。我们看到,湖北省初三新举行的记者会上,发布者的表现就避免了头一天的情况,进步在发生。

作为一家媒体,我们在此也要对湖北省和各地的官员们说,无论舆论一时的态度是什么,出面沟通遭到批评的风险有多大,都请在重要时刻把记者会开起来,由负责同志来通报情况,并且毫不犹豫地那样去做。这是加强现代治理能力的必修课,是做好群众工作的基础性环节之一。

过去一些干部崇尚“多做少说”,遇到敏感的事情更是喜欢搞“内紧外松”,这些已被事实反复证明不适合现代社会的治理。干部们必须提高与公众沟通的能力,要善于在复杂的舆论环境下也能够实现与公众的有效沟通。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发达,这种能力也将越来越成为官员履职的关键能力之一。

对抗疫情,全国上下无疑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在实现伟大复兴的路上,中华民族同样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我们的内部永远需要批评和严肃的面对,也永远需要相互支持、鼓励与包容。通过与时俱进的治理方式让这个国家团结起来,我们将能够战胜任何困难,中华民族将生生不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