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潮:马克龙提议把法国核威慑力量纳入欧洲防务

戴高乐将军曾先后三次否决英国要求加入欧共体的请求,明确表示英国无条件追随美国,对欧洲一体化建设只能起到阻挠作用。戴高乐卸任且去世后的1973年,蓬皮杜总统才同意英国加入,主要用意是平衡德国,德国同意接纳英国出于同样心理。虽然法德轴心是欧洲建设的基本推动力量,但法德相互戒备的心理始终存在,法德英三角的微妙关系是欧洲一体化建设不时陷入困顿甚至停滞的基本原因。                                               

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前夕,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分别赴英,力劝英国民众投票赞成留欧,默克尔希望留住英国平衡法国,奥巴马则要英国对欧盟继续产生影响。特朗普上台后力赞英国脱欧,说欧盟本身就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早该解散,还当面对马克龙说法国若脱欧必定与美建立特殊关系。奥巴马和特朗普对欧盟的态度实质上并无差别,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默克尔对英国脱欧更多的是惋惜和挽留,马克龙则态度强硬坚称必须加以惩戒。欧盟与英国谈判的首席代表巴尼耶曾在希拉克时期任法国外长,由此可以认为脱欧谈判更多代表法国意志。

2019年12月31日,英国正式脱欧前一天,马克龙发表致法国人民公开信,称70年来首次有一个国家离开欧盟是对欧盟的冲击和历史性警报,是悲痛的一天,全欧洲都应该听到并深思。欧盟时常成为各国问题的替罪羊,脱欧解决不了问题。欧英未来关系的谈判即将开始,欧盟要在谈判中保护自身利益。法国将通过强硬和苛求来保护欧洲的团结,英国不执行义务必然不能享受权利。随后,马克龙在泰晤士报发表致英国人民公开信,对英国脱欧表示“深切的悲痛”,同时为法国在脱欧谈判中的强硬立场辩解,强调法国必须捍卫欧盟的原则。英国在与欧盟未来关系中仍需遵守欧盟规则,不允许出现不正当竞争。同时希望法英深化在防务、安全和情报等领域的合作。“英吉利海峡从未能把英法分隔,脱欧也不能使英法分离。”

重塑欧盟和重振法国是马克龙外交与内政的双轨列车。英国脱欧后法国成为欧盟成员国中唯一的拥核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政局稳定经济繁荣的德国急转直下,“后默克尔时代”提前到来且前景阴晦,马克龙在欧盟的强势地位更加明显,代表欧盟的意愿愈益突显,提升法国在欧盟的地位和影响力进而树立领导权的意图十分迫切。马克龙强调最多的是欧洲“战略自主”,核心内容便是建立欧洲独立防务。特朗普在赴法出席2018年11月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纪念活动的专机上发表推文,讥讽建立欧洲防务是“侮辱”美国,“忘恩负义”,但并未妨碍马克龙2019年在驻外使节会议讲话和北约70周年峰会前相继发表“西方霸权终结”和“北约脑死亡”的论断。

2020年2月8日,马克龙出席法国战争学院第27届毕业仪式并发表讲话,阐述法国防务政策,呼吁欧盟在混乱的世界局势中争取更多的行动能力,核心是要欧洲战略自主和欧洲防务,核心的核心则是把法国核威慑力量纳入欧洲防务,确立法国对欧洲防务的领导地位。1959年11月3日,戴高乐将军曾在该校宣布法国建立核打击力量,马克龙是继戴高乐之后第二个到该校讲话的领导人,并把校名由军事学院改为战争学院。

马克龙指出,全球安全环境变化对法国的防务战略产生直接间接影响,大国争夺外延至非物资领域,战略和军事争端危险上升,全球危险和威胁增加并呈多样化趋势。虽然恐怖主义仍是最大威胁,但国际战略环境深刻变化,迫使对国家防务战略进行深入思考。国际司法秩序和保证国家间和平相处的国际机构加速遭到破坏。中美全球竞争主导国际关系,欧洲战略稳定需要加跨大西洋合作,但欧洲安全取决于欧洲自主能力。美国可能于2021年退出限制战略武器条约,欧盟要为全球性军备竞赛重起作准备,只有建立在法律基础上的多边秩序才能制约乱用武力。美国不是欧洲安全的最后保障,法国的威慑力量就是欧洲的威慑力量,但由于没有共同的欧洲防务政策,就不会有共同的威慑政策。法国建议设立欧洲防务基金和欧洲干预部队,强化军事欧盟成员间合作,建立欧洲独立战略文化,建立欧洲经济和数字主权,实现科技独立。

马克龙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再次阐述其欧洲建设思想,一是美俄都对欧洲施加影响,“欧洲没有抗体”;二是对俄实施“降温与透明战略”,重启与俄战略对话且需有耐心,欧俄因乌克兰问题的制裁与反制裁没有任何效果却使双方损失巨大;三是美国收缩和中国发展均对欧盟构成挑战,西方遭到削弱,美国重新审视与欧洲的关系,欧洲应该重新成为一支政治和战略力量。四是欧盟现处于最糟糕时期,疑欧情绪膨胀,亟需注入新活力。“要尽快在未来几年内就实现主权欧洲达成一致”。法德轴心和欧盟需要作出明确的回应,德国对法国有关欧盟改革计划反应迟缓虽不令人伤心却令人焦急。

马克龙无时不在展示重塑欧盟和重振法国的雄心,但两方面进展都不顺利。特朗普政府已把阻挠和破坏欧洲建设列为对外政策的一项主要内容,把法国核威慑力量纳入欧洲防务系统阻力极大,欧洲建立独立防务绝非易事。默克尔对马克龙的欧盟改革计划口头敷衍暗中阻挠,不配合还从中作梗,德国议会新近否决了法德新一代欧洲战机研制计划,原定的7700万欧元拨款被搁置。马克龙国内改革阻力重重,2018年11月兴起的“黄背心”抗议运动还在继续,退休制度改革又引发举国抗议。但从法国政局趋势分析,马克龙2022年连任几无悬念。法国与美国闹独立性的外交风格,以及推动欧盟与国内事务改革的信念不会动摇。不论结果如何,马克龙回归“戴高乐主义”的思想是坚定的。(孙海潮)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