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止于智者

当前,中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正在奋力打好抵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全面战,阻击战。令人振奋的消息不断从抗疫前方传来,从数据上看,拐点似可预期。

但另一方面,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谣言也像病毒一样滋生与蔓延。

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在疫情发生后不久,就在推特上宣称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与中国的生化武器项目有关。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科顿再次信口雌黄,散布此谣言。

一些美国媒体迅速捡到了枪,如《华盛顿时报》的通栏标题是:冠状病毒可能来自于中国的生化武器实验室。美国公共广播公司在采访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时,还特意提出这个问题。

何其耸人听闻!科顿的妄言迅速引来专业人士的批评。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和免疫学副教授迈克·米纳,马里兰州生物安全专家蒂姆·特雷文说,这种论断太荒谬。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是一种工程病毒。

似乎是受到什么启发,印度理工学院研究人员2020年1月31日在生物学论文档案网发表了未经同行评议的论文,声称在Covid-19突刺蛋白中发现了插入序列,部分与艾滋病毒的氨基酸相似。文章认为这些插入序列是实验室人工变异的结果。

这篇论文再次受到专业和权威人士的质疑和批评。美国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特雷弗·贝德福德研究员说:“这种结论在很多方面都是错误的。这些序列不是唯一的,不是插入的,而是天然的。” 世卫官员迈克尔·瑞恩抨击该论文观点为谣言。由于提供不出任何证据,生物学论文档案网撤回了该论文。

事已至此,此谣言该寿终正寝了吧?没有!谣言得到了国内的呼应。 2月15日,微博上突然流传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是武汉病毒所的研究生黄燕玲。一石激起千层浪!

对此,黄燕玲的导师危宏平回应:黄燕玲同学2015年7月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经与她本人电话确认,黄燕玲同学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月17日某微博帐号宣称自己是武汉病毒所的研究员陈全娇,要实名举报其所长是泄露新冠病毒的罪魁祸首。这条微博就像炸雷一样投进社交网络,把网友们炸得晕头转向。但很快陈全姣本人就站出来郑重声明,自己从未发布任何举报信息,对身份被冒用表示极大愤慨。经证实,这个微博帐号曾经因多次在新冠病毒问题上散布虚假信息被数次关闭过。

面对汹涌如潮的谣言,2月18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一封由全球27位公共卫生专业顶尖科学家联署的声明。声明说,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分析了引发该疾病的新冠病毒全基因组,结果压倒性地证明该病毒和其他新发病原一样来自野生动物。声明谴责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阴谋论,认为阴谋论除了制造谣言造成恐慌外,别无它用。

2月19日,世卫组织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宣布: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来自于实验室,也没有证据表明来自于生物武器。

这是世界上最权威的回应了吧!

但是,为什么在全国人民抗疫最吃劲的时候,针对病毒来源的谣言一波接一波?美国政客信口雌黄不难理解。为了打压中国,他们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已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那么,国内网络上一些人对于科顿谣言的呼应则令人费解。

众所周知,中国曾深受生化武器之害。日军侵华期间,731部队的细菌武器给几代中国人带来了惨绝人寰的疾患和痛苦的记忆。新中国建立后,禁止生化武器是中国政府坚定而一贯的立场。为此,中国早就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1997年还以原始缔约国的身份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中国从来是说话算数的国家,怎么可能去制造生化武器?

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积贫积弱,落后挨打,无数仁人志士的追求就是中华民族不再受欺辱,就是“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是“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中国虽然还不发达,但一直不忘大国的责任和担当,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的中国,怎么可能去制造生化武器?

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载入了中国宪法,一直是中国外交的基石。习主席说:“中华民族血液中无侵略他人的基因。”“中国人民深知和平之可贵,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永远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连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说过:“中国不会主动寻找敌人或发动战争。”这样的中国,怎么可能去制造生化武器,害人害己?

谣言止于智者。这是两千多年前古人的一句成语。作为已进入网络和人工智能时代的今人,我们理应对于这种舶来的谣言,多一点理性思考和科学精神,不信谣,不传谣,让谣言不攻自破,原形毕露。(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庞新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