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帆:东南亚疫情隐忧不可忽视

疫情肆虐,欧洲沦陷。与此相对应,与中国山水相连的东盟各国目前情况似乎没那么紧迫。除新加坡之外,东南亚几大人口大国如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国的疫情,单就数量而言似乎远未如欧洲国家这样呈现燎原之势。

东南亚各国有理由对该地区疫情保持乐观。大众普遍认为,高温可能会降低病毒的活性因而不利于传播。另外,东盟国家人口结构非常年轻,自限病少,有助于抵抗新冠病毒的侵袭。2018年的数据显示,菲律宾24岁以下人口占比为52.18%,65岁以上的比例仅为4.61%,整体人口结构相当年轻。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国都与此接近。

然而,正如德国病毒专家佐斯滕所说的那样:“我不再认为夏天会让我们有喘息的机会,这次的疫情会全年持续,高峰在6、7月份。”因此,我们更有理由相信,政府的应对政策远比气候等天赋因素更加有效。在现实中,我们看到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尼和菲律宾等国的确诊病例,一直在缓慢而又执着地增长,而有些国家过于“佛系”的应对尤其让人心惊肉跳。

首先,虽然一些国家实行全国行动限制令,但政府很多措施并非强制执行。例如在马来西亚,除销售生活必需品的市场,商场一律关门。清真寺禁止进行多人礼拜,一律改为在家进行。但是,超市抢购、人群聚集、餐厅照常经营等情况时有发生,人们似乎还没有足够的警惕意识。菲律宾政府自3月15日宣布将该国的预警等级升至最高级,同时马尼拉大都会区实行为期30天的“封城”,所有学校停课。此外,政府还禁止举行大型的人员聚集活动。不过,就目前来看,菲律宾的政策似乎体现了菲律宾人一贯的乐观、散漫和随意。

其次,民众自我防护意识并不强,政府防控手段不足。据当地朋友告诉笔者,在马来西亚尚未关门的商店和菜市场进行大规模抢购的人群中,差不多一半的人没有戴口罩。相比之下,曼谷大多数人对新冠状病毒自我防护意识强,绝大多数人外出都会佩戴口罩。不过,曼谷华人朋友向笔者表示,泰国政府在联防联控机制方面依然远远落后于中国,政府很多政策的落实执行不够到位。菲律宾3月16日封城第一天,警方仅仅在市区设下路障,根本起不到隔离作用,大多数军警仅用一块布蒙住口鼻,空手检查身份证,很多地方没有检测体温。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乘客不仅密集而且大多没有戴口罩,有的市民更以嬉戏的方式面对军警检查。

第三,政府是否能够组织有效的医疗资源应对疫情也存有疑问。受经济发展和本地社会条件的影响,东南亚国家一些经济稍发达的城市人口密集,但医疗资源却相对不足。菲律宾大马尼拉区人口高度密集——尤其是贫困人口密集,但医疗资源却比较匮乏,一旦疫情暴发,后果将是难以估量的。菲律宾目前确诊病例636例,死亡38例,有当地华人对笔者表示,菲律宾一些社区已经出现疑似病例无法接受检测的现象。

东南亚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区域,既有如柬埔寨和新加坡这样拥有强势政府的国家,也有如菲律宾和缅甸这样政府动员能力较弱的国家。新冠病毒对该区域所有国家的治理能力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抗疫成功的关键不仅仅在于政府的政策,还在于民众愿意在多大程度上配合和支持政府的政策。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和东盟人员往来达到5700万人次,每周近4000个航班往返于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作为山水相连的邻居,我们希望东南亚能早日走出疫情的阴影。(作者是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华侨华人研究院副院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