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力:推动建立国际和平发展统一战线

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本应促使各国团结合作共同抗疫,但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和势力不但自身抗疫不力还一再推卸责任、攻击他国,扰乱国际抗疫之战。美国执政当局将中国锁定为排在俄罗斯前面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是70年来第一次。三年多来的种种迹象表明,美方正将其“大国竞争战略”一步步付诸实施,在多领域加大对华打压,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因此变得复杂,挑战更趋严峻。

新的形势要求我们在统筹做好国内事情的同时,还必须下大力气搞好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即国际和平发展统一战线。

新形势下建立统一战线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团结更多国家遏制和抵御美国的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是否拥有一个广泛的国际和平发展统一战线,相当程度上影响着我们在今后一个时期能否扛住美国连续的打压,影响着我们能否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发展进程中走在世界前列。建立国际和平发展统一战线,也同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相辅相成,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加大多边主义覆盖面并最终挤压掉霸权主义的社会历史进程。

我们可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来看这一问题。俄、法、英三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也是核大国)应该成为统一战线重要成员。这几个国家虽然存在发展层次甚至意识形态领域的差异,但它们都反对单边主义,注重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安理会决议的有效性,因而是我们“求大同存小异”的团结合作对象。

其中,俄罗斯是与我互信程度最高、协作水平最高、战略互动价值最高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双方高举多边主义旗帜,肩并肩背靠背紧密协作,对促进世界和平稳定发挥着重要引领作用。新形势下,中俄关系还有广阔发展空间。现在的法国在国际格局中独立意识日益彰显,是西方世界中批驳美国最不留情面的国家之一。虽然美欧是传统盟友,但法国在应对美国一轮又一轮单边行动中正在发挥欧盟轴心作用,在维护现有国际秩序方面与我存在共同利益。英国脱欧致使跨大西洋联盟几十年的格局发生断裂,而且英要与世界重新定义各种关系,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与中国的双边关系。

对德国、日本、加拿大、意大利这几个七国集团成员以及澳大利亚,也应站在统一战线高度加以认识和把握。这五国没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但有相当经济实力,也有各自政治诉求。它们是美国盟友,在所谓民主自由及人权等意识形态问题上与美国一致,对中国不同程度地抱有偏见,但它们在政治和经济利益方面同样遭到美国“碾压”,对美国的单边主义行径不满,这可能成为今后相当长时期内的常态。它们可以也应当成为国际和平发展统一战线的成员。相互之间可以坚持一致性和多样性的统一,尽可能挖掘共同点,开辟更多合作空间。

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周边国家是我们建立国际和平发展统一战线的基础。其中包括中亚五国在内的上合组织成员国,印度、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印尼、韩国、土耳其、沙特、墨西哥、阿根廷等二十国集团成员,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老挝、泰国等东盟国家,伊朗、埃及、乌克兰等地区大国,还有广大非洲国家、拉美国家。还包括由发展中国家组成或参与的大大小小地区组织,如上合组织、东盟、阿盟、非盟、欧亚经济联盟、拉美和加勒比共同体、APEC等。

尽管这些国家和组织利益诉求不尽相同,个别国家还可能因各种因素出现追随美国的情况,但它们毫无例外也都是多边主义的支持者,且绝大多数正在有意识地加强对华合作。

另外,爱好和平与合作的那部分美国人民同样属于统一战线,他们中很多人不赞成美国联邦政府推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反对把美国置于世界各国的对立面。美方对外发起贸易战、制裁战,后果最终也要由美国普通民众来承担。我们要把鼓噪对华斗争的那些美国政客和大多数的美国人民区分开来,同美国社会各界中的理性健康力量开展交流合作,增进友谊与信任。

在国际上多交朋友是我们建立统一战线理所当然的议题。我们要努力推动国际社会形成求稳定、争合作、促发展的最大公约数,坚定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坚定维护世界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者是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俄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